tuzhi Logo

徐小平:违反真格的投资哲学是这五年最大的错误

网易科技讯12月1日消息,由中关村天使投资联盟主办,网易科技等联合主办的“中国天使投资峰会暨金投榜颁奖盛典“今天在清华大学举行。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发表主题演讲。

徐小平:违反真格的投资哲学是这五年最大的错误

徐小平在主题演讲中反思了真格这五年错过的项目和犯过的一些错误,他认为这些错误也许与真格的投人哲学有关系。

此外,回首真格基金过去5年,徐小平认为自己违反了真格的投资哲学,其投资的最大的目的变成了增大自己的投资份额。作为投资人,他还是要投出行业领袖,而不是自娱自乐。对创业者真正的热爱,是支持行业里最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而不是拖着耗死。

是对于否还要继续对年轻人投资,徐小平则表示,天使投资一定要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以下是演讲速记,网易科技略有删减:

刚才徐井宏董事长说到我投资失败的项目很多,大家热烈的鼓掌,我不知道你们什么意思,假如你们是赞同他的话,你们的鼓掌是对的;假如你们是安慰我,你们的鼓掌也是对的。天使投资就是一个充满风险、勇敢者的游戏。

天使投资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助人为乐的项目。我做了十年天使投资,第一次意识到,原来我是一个活雷锋啊!太激动人心啦!

中关村是个神奇的土地,我也希望我能投到一万倍的项目,我会一直投下去,投到生命的终点。也许一万倍会先来,也许生命的终点会先到!但是无论如何都我要坚持下去。

今天来参加这个会议我很激动的,十年前,我都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没多少人知道天使投资人是什么;但是十年后,我还是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天使投资人,因为连凤姐都做天使投资人了。

我认为天使投资应该要有更多的人投入,天使投资都是有钱人,把钱给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做都是好事。

一个伟大的公司总是有起步的那一刻,总是有百十万人民币开始梦想的那一刻,所以说天使投资可以说是整个经济繁荣的源头活水。

我认为天使投资应该要有更多的人投入,天使投资都是有钱人,把钱给没有钱但有梦想、有追求的年轻人怎么做都是好事。一个伟刚才徐井宏董事长说我是天使投资的先驱,其实我是先驱之一,中国天使投资真正的先驱是薛蛮子,他当年投UT斯达康,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0亿美元的市值,薛蛮子老师现在还健康乐观地在做天使投资,也没有成为先驱。

前面说我跟李开复弄了一个基金,这个里面没有一个项目是成功的,但是他们说的是事实,其实雷军、薛蛮子也投委会的成员。

但是这个基金为什么不成功,其实就是体制问题,生产的关系决定生产力。我们是13个创始人,我们聚会的时候大家就看项目,我们大概投了七八个项目就不再继续了,因为确实没有人负责。没有人去找项目,没有人管项目,也没有人负责去追踪整个发展。其实如果找一个年轻的投资人,他只做一件事,就是盯着天使投资,这个基金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好的回报的基金。但是我们还真是一个公益的组织。真是一个为了促进中国天使投资发展鼓励年轻人创业的主张,所以说把这些想法作为一个投资基金来做,所以说就变成这样了,我就大概讲讲这个事。

2012年的时候我跟薛蛮子老师我们去西班牙,然后到了巴塞罗那的一个教堂,那个教堂是全世界教堂是最豪华的教堂,建了100多年还没有完工,在教堂底下蔡文胜说:最近Facebook花了18亿美金收购Instagram。而2012年的时候,美图秀秀只值2亿人民币,当时一个机会就在我的眼前,我没有珍惜,错过以后才知道后悔,我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投,,结果现在,美图秀秀值100亿美金,很快也要上市了,而且他们的天使投资人们相约好了到时候去香港庆功,我当然也会去,只不过一定是“强颜欢笑”的祝贺他。

我有时候会想起在西班牙圣家族教堂下的话:上帝为什么没有给我启迪去投资美图秀秀。这也是天使投资的迷人之处和残酷之处。但是天使投资一定要有良好的投资心态,去支持敢于冒险、敢于放弃的年轻人。

现在我要讲讲我过去十年做天使投资、过去五年做真格基金的深刻反思,真格基金的投资哲学是投人。我们都会反复问,为什么要投他?我们的依据是什么?理论是什么?

我们的理论就是投人,我们发展出一整套哲学,比如说我们不投模式、不投数据、不投成长,跟着其他人投,我们就看这个人。不投未来,我们只投过去,过去这个人做的怎么样,我们就投他。

后来变成了,投人“只投牛”,一个人很牛,但是他没有团队,所以我们有个说法叫“投牛,而且只投二牛”,就是看他的联合创始人怎么样。

但是这一套理论发展到最后,我们回首去看,其实我们最大的目的是增大自己的投资份额。

回首往事,每一个在座的投资人,一定都有那种痛心疾首的时刻,错过了好的项目。想起来我这种情况其实不太多,但是有一个项目,一直给我带来巨大的痛苦。

2012年春天我去硅谷,当时有一个年轻人走过来,给我一个名片,他的名片是一个显示屏,上面是有一个电池接着的,就是不断的显示一个广告,他要做世界上最薄的这个显示屏,但是看不出来有任何特别的东西,他跟我讲,他说我是清华的毕业生,其中有三个在IBM,他们现在出来要做一个项目,目标就是做世界最薄的显示器,他说他们现在是A轮,我想了一下是A轮的项目,我丢不起这个人。

也许我当时嫌他游戏显示屏没有前途,但你想,这三个人是世界顶级的人才,放下最好的工作,几十万的年薪,无论如何都应该投啊,但我当时就没有投他,回首往事我没有珍惜啊。上个礼拜,这个企业宣布市值达到200亿,我离投他的目标越来越远,因为他当时有10亿的时候他说给你三亿美元给你一个点,但是种种原因我也没有投。这件事是我唯一真正的遗憾。

最重要的原因是我违反了我自己的投资哲学,你想他们3个人,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放弃了最好的工作。这种人,3亿美金我也应该投啊。

今天这个礼堂,我是第二次来,第一次就是中国合伙人这个电影全球公映的那一次。想起来我们除了真正错过的项目,还犯了一些其他的错误,这些错误也与我们的投人哲学有点关系。

我们在直播领域是第一个投的,在出行分享领域也是第一个投的,在健身应用领域也是最早投到的,但是最后他们都没做好。关键是,我们后来也没有跟上去,看到行业真正的Winner走出来了之后,我们没有去追。

因为我们总觉得,我们投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我们要支持我们投的创业者。所以就在竞争者崛起,就在我们帮助创业者的时候,梦想着希望他们能走在最前面的时候,渐行渐远,错过了机会。

我讲讲我们投的直播,两三年前我们投了一个谷歌出来的工程师,他转型去做直播,叫“在直播”,当时Twitter也开始转型做直播,到北京来,他们的负责人看见这个项目特别激动,就想跟他合作,但是最后我们这个项目没有起来。

到了去年10月份,有一次我从飞机场出来,遇到映客的天使投资人郑刚。他见了我很激动说,“小平,你知道映客吗,我投了。”他当场拿出手机来,我立刻看到有人给他打赏,郑刚他一个月能在映客上挣4000块钱。郑刚长成那样,居然一个月能挣4000块!可见这个东西的生命力有多强。

但是我想,你用你的映客吧,我有在直播。就这种“自恋”,或者对创业者无条件的爱,回想起来我觉得是一种错误。因为投资人支持创业者的目的,还是要投出行业里的领袖来,还是要追求一万倍,没有一万倍,给我一百倍的回报,而不是自娱自乐。

当我们看见竞品,应该严肃的跟创业者对话,去逼迫他们,给他们资源,让他们提升。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如果真的不行的话,作为投资人,我认为对创业者真正的热爱,是支持行业里最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最有希望的创业者,而不是拖着耗死。这也是我们自己在不断反思的东西。

就是这个事情对我们创业者来说很有帮助,此外,我们还要投行业的领军人才,没有一万倍给我一百倍,而不是自娱自乐,但是我们应该去跟创业者对话,去逼迫他们,去给他们资源,让他们提升,其实对于创业者真正的帮助在于支持这个行业里面最具优秀的创业者,跑在前面的,更有希望的创业者,这个是我们自己需要反思的东西。

我再讲一个故事,讲一个我们成功的故事,有一个企业在欧洲做的很好,他在2011年的时候,当时我跟纳斯达克投资伙伴在我家里吃饭,当时跟这个企业已经谈好,600万。但我们吃晚饭的时候另外一个人虎视眈眈地出手了,当场就给了他900万,但是幸运的是投他的这个基金也是我投的,结果我们两家就合作了,结果我也没有少拿,他拿了15个点,我拿了14个点,我们比想要的钱多了很多,去年首钢集团董事长也找我们了,现在这个项目已经开始盈利。

我想稍微总结一下,就是我们真正坚持因以为自豪的甚至有颠覆作用的一个投资方案,我们是优秀的发现者,我们告诉一些年轻人你可以去哈佛你可以去清华,你可以去发展,我们都是这样的,那其实本质还是一样的,我们发现一群年轻人的时候,我们要鼓励他们,这个是我们的本质,所以,记住投人哲学,当我们忘记这一点的时候,当我们把自己当做天使投资人的时候,就会迷失方向。什么估值啊、模式啊、竞品啊,其实过去5年,要有什么经验教训要分享的话,就这些东西。

第一,投人哲学没有辜负我们。比如有一次一个项目,一些一流基金已经给了offer,看着两个创始人我自己就笑,觉得这两个人是不应该投的,但是这两个一流基金我又不能够不尊重他们的专业性。最后我还是投他了,而且每次真格有项目我都会告诉他们,给他们投资的时候检查他们的数据所以说创业是一个麻烦事,内部的竞争力是各种各样的,我们做五六百亿美元的时候新的竞争者就出来,那作为创业者怎么办,那我们就得坚持,我在很多场合讲了很多,我是准备将来一定要有一个机会把他写成文字把他全面的记录下来。

第二个投人哲学要发展。像柔宇科技,如果我一开始不给自己加一个天使投资人的框框,就当早期投资人,假如我就把它当成一个300万的项目,就投30万美元,我拿一个点,今天这个点也值两个亿了。

所以我们发展了一个战略,去年年初我在内部提出来的,叫ATA,from angrl to Pre-A,因为天使投资是在暗处,你根本不知道哪一个伟大的人物,“未来的马云”要创业了。等到他拿到钱,成品出来,这时候已经是Pre-A了,所以假如我们把眼光放到Pre-A的项目里去,我相信我们的成功率、命中率会大幅提高。

这是我们心态的改变,也是投人哲学的发展。

第三个就是投人哲学的拓宽。从跟随一辆赛车,等着他翻车,然后我们把他的轮胎卖到修理厂,直到我们跟踪一个车队,车队里都是创业者。我认为这个可能是投资哲学投资思想的价值观,因为投资人天生的职责是投到最好的项目。

最后我站在这里深感中国的天使投资、风险投资,中国的创新创业,从过去五年,从非常早期到现在非常繁荣,从过去大家提起来都不知道,现在提起来是一个大潮流,中国走向世界,这个过程是一个令人无与伦比激动的过程,我们创业当中有波浪起伏,但是就中国的整个创业创新的事业我是充满无限的期待,所以说尽管创业有挫折有遗憾有失败,但是每天我醒来见到未来的世界领袖而兴奋,我们要做的事就是为未来的企业背书,为中国的创业时代讴歌,谢谢大家。

查看原文
好文
差评
评论0